当前位置: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> 本港开奖直播现场 >

本港开奖直播现场

转帖)小雏菊~~~~~一个真实的黑道故事!

发布时间:2019-08-10

  我不懂为什麽我要骗人,我并不觉得和李华成出去事多大的罪恶,可是浅意识里,就是不敢说实话。换下制服,我穿了便服,出了门。李 华成在路口等我,他很少接近我家附近。问他为什麽,他只说自己不是这区的人,不想给我惹麻烦。上了他的车,我听见後头一阵阵的机 车上追上来,回头一看,是欧景易他们,十几台机车,跟在我屁股後面。他们比李华成停的远,至少隔了两条街。後来,我才知道,原来 ,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世界的人

  我没到过寿山,不过现在看起来,高雄的确很美。我可以看见很多灯,很多大厦。风很大,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被吹散了,但是我却觉 得恨快乐,因为第一次,我和朋友出游。李华成没说话的走到我身边,把外套批在我身上「要回去了吗?」他说话中有酒味,欧景易他们 带了一堆啤酒,我想李华成也喝了几口。

  我摇摇头「再多看一下下。」他笑了,眼中带的温柔「好,等一下。」我总觉得他抱著我的时候,不像大哥哥。至少,和我表哥抱我的感 觉不一样。哪里不一样,我说不上来。「唷~大嫂,大哥生日,你送什麽啊?」远远的,小虎打著酒嗝大声的问著。「献吻、献吻!」然 後痞子林开始帮腔。「献身、献身!」欧景易不知死活的加油添醋。

  「是吗?」我没有蝴蝶结,所以我只好摇摇头。想一想,他生日不送他礼物真的是不好。我身上也没有任何能当礼物的东西,考虑的半天 ,我才说「闭眼睛」他顺然的闭上眼睛。我一弯身,轻轻的再他脸颊上送了一吻。就像亲我爸一样,纯粹洒娇。我想,他对我的态度,不 会比我爸差到哪里去,是值得一吻的。李华成猛然睁开眼睛,我还来不及反应,他反手一抓,把我抓进怀里,我还来不及抗议他弄脏我的 衣服。他弯下头,贴上的我的唇。我只知道,我什麽都想不起来。全身像触电,随著他像雨般滴滴点点的戏弄著我的嘴。开口想喊,他的 舌尖溜进了我的口,缠耍著我的舌,久久不放。甜甜、嫩嫩,感觉很好,我不想离开,却又因为没有氧气而双颊通红。直到我快要窒息, 他才放开我,用他那双黑不见底的双眸看著,手指拂过我的唇,沉沉的说「小雏菊,你是我的,懂不懂?」

  国三的联考压力很大,我却没有什麽心思读书。欧景易则是一天到晚抢著我的考卷,然後大似的嘲笑一翻,嘲笑到李华成出现,他才很努 力的去止住笑。我发现我功课一直在掉,从全班前三名掉到十名。这次月考,我掉到第十五。我并不介意,反正,第几名都一样,高中上 的去就好。紧张的是我的老师,一天到我喊著要去做家庭访问。令一个替我紧张的,很好笑,居然是自己自身难保的李华成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又来了,他又不管这里是学校公共花圃的光天化日之下吻住我,直到训导主任气急败坏的从三楼丢了板擦下来「李、华、成 ,你给我滚回高中部!」他轻易的闪过板擦,一手护住我,一手往楼上比了个中指。

  「我不念了,这学期完,我休学。」等到他背影消失,我才回过神。不念了?为什麽?他不念完高中,爸妈怎麽可能会喜欢他?他不念完 高中怎麽上大学?怎麽找工作?突然间,我觉得李华成离我的距离,又更远了一些┅

  放学的时候,两三台机车闯进了校园,听到的却是很让我惊讶的叫骂声「叫小雏菊那贱人给我出来。」叫嚣的是三信的女高中生,烫著短 发,一脸浓妆的叫著。我的教室离旋关很进,坐在教室里就可以听到那叫骂声。我起身子,正想出去问她有何贵事,身边的花车轮拉住我 ,对我摇摇头。他是李华成下面的一个混混儿,平常对我也不错。「嫂子,别出去。」他一手拦住我,一手伸进书包抄家伙,还顺便跟小 胖打了个眼神。「为什麽?」这里是学校,难不成她能吃了我?而且,我也没得罪她。「等成哥来。」「不要。」我甩开他的手,大步的 走出去。

  「你是小雏菊?」两三个女的把我围住,一脸凶神恶刹。「你这贱人!」说完,她火落落的就给了我一巴掌。我痛的咪起眼睛,我不懂她 会什麽打我。我根本没见过她。正想询问,打我的女生又喷气的说「你她妈的犯贱,连我沈雅蓉的男人也敢抢?!」说完,她一手抓起我 的短发,大力一押,把我摔在地上。沈雅蓉?我更确定我没听过这名字。我也不懂,我什麽时候抢了她的男人。我一转身,又爬起身来,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动脚「你干嘛?」「干嘛?刮花你这张贱脸!」她手一伸,五只长长的指甲往我脸上刮下来,我急忙一闪身,却还 是慢了一步。左脸颊一热,血滴到了地上。我看著地上的血,一个火大反手给她一拳,只听到她惨叫一声,居然跌倒在地上。我楞楞的看 著她脸上铜板儿大的伤口,不知所以。仔细的看我的手,才发现,李华成给我的戒指居然在滴血。天!怎麽会这样!才一眨眼,其中一个 女的扶起沈雅蓉,其他三个一个抓住我的手,一个又火辣的给了我一巴掌。这一掌,打得更重,我一个浪呛差点又跌倒。只听到远远有人 大喊「小雏菊!」我转头一看,李华成迈著大步冲了过来,後头跟著是欧景易、王中凯和一堆平常混在李华成旁边的人,只是现在他们的 脸上没了笑容,照上了一层寒冰。

  他扶助了我浪呛的身子,摸上我的脸?u有没有怎样?」其他的人,却把那几个女的围了起来。「没有,你去看看沈雅蓉,她伤的很重 ,我不小心打伤她了。」想到她脸上的伤,我不禁掉下眼泪。我真的不故意打伤她的,是她自己先动手¨「你这傻瓜!」他抱住我,吻掉 我脸上的泪和血,回头冷冷的对欧景易说「手,我要她的手。」这句话我不是很懂,可是我隐隐约约可以了解里面的意思,我急忙抓住李 华成「你要她的手干嘛?」「你别管。」他撕开一节衣服,替我抹去脸上的血。我挣扎著,「不要,李华成,我不要你伤害她,让她回去 好不好,拜托!」也许是我的话引起欧景易他们的注意,他们居然一脸不可思议的回头看我,李华成看了我一眼,才回头过去「沈雅蓉, 你记住,小雏菊是我的人,伤了她,下次我要你命。」「听到没?滚!」欧景易勉强的让开一条路,让沈雅蓉他们一群人癫癫颇颇的离开 。看著李华成没感情的脸,我发现,他变的不像我以前认识的李华成了┅

  「你¨你这浑帐!」啪一声,他给我一巴掌。我楞在那边,今天我被打的还不够嘛?为什麽连爸也打我?!我掉下眼泪,对著他还有从厨 房走出来的妈大吼「我讨厌你们!讨厌讨厌讨厌!」说完,我冲上楼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痛哭失声。李华成,李华成,我好想你!你在 哪里?李华成!那一晚,我终於知道李华成是谁。他是我爱上的一个男人,不能爱,却爱上的人。

  我被禁足了。除了学校,我哪里也不能去。李华成好像也知道我家的事,他没有来找我,只欧景易有空弯道国中部来看看我。我也不能 去找他,因为爸妈老师,下课不让我去任何地方。这样过了三个礼拜,我只觉得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死了一样,灵魂像被抽去一般 。剩下的不过是我的躯壳。我哭、我闹,在家里拼命的砸东西,摔东西,他们却丝毫不动心,只是把我看得更严,更寸步不离。後来,我 乾脆把自己反锁在家里。我不去上学,也不出门。整天闷在暗黑的房间里,流眼泪。眼泪流乾了,就只剩喘息,我发现,我根本已经快死 了。快被思念折磨死了。就这样,睡醒哭,哭醒睡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多久。那天晚上,我突然坐起身来。走到桌前,看著日历。我笑了 ,一个多月来我笑了,因为我发现今天是我的生日。我十五岁的生日。一股想见李华成的感觉满然窜起,我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控制了,我 整理好自己的行李。在凌晨一点的时候,逃出了家门。我真笨,一个月来就只知道哭,完全没想到要逃。招了辆计程车,我往一家李华成 曾经带我我去的刺青店。

  踏出了刺青店已经凌晨两点多了,我没有头绪的走著。我想见他,却不知道他在哪里。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,我发现我什麽都不知道。两 台呼消而过得机车在我身边停住,车上的人走下来「妹妹~要不要去玩?」我抬起头来,看著他们,「今晚飙车的地点在哪?」他一楞, 又露出痞子笑容「中正路啊,刚开始没多久,要不要去?我载你!」「好!」我二话不说的跨上他的车,我知道,李华成一定在哪里。

  「很多啊!火龙车队跟青虎车队今晚连起来飙,一两百台有吧!你找的人是哪队的?」我不知道李华成是在哪一对,我没听他说过。只好 摇摇头。很快的到的中正路,伦哥看了一眼手表,「应该在五分钟车队就会到了,你路边站点,免的被辗死!」他点跟烟说著「你脸色怎 麽那麽不好?不会挂了吧?」我没有注意他的话,只是眼睛盯著前方看,果然不久,一堆谜谜蒙蒙的车灯在远方出现,接这是渐渐传来的 车声。才一眨眼,几十台车子就呼萧而过。那麽多,我去哪找他?一咬牙,我冲道路中间,想看清楚每台车子。伦哥大叫一声想把我拉回 来,已经来不及。我听见叫骂声,煞车声,还有撞车的声音,在我耳边响起。我只是张大眼睛想看李华成在哪里,可是我却看不到,除了 车灯我看不到什麽。突然一台车子急速煞车在我前面,车身一斜,压著地面笔直的像我冲过来,在离我一公尺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。只见 滚了两圈的骑士站了起来,摔掉手上的安全帽,气冲冲的向我走过来「干!你找死?****挡在那───────小雏菊?」等我闭起 眼睛准备接收他那怒气冲天的一拳,那人突然叫出我的名字。我睁眼一看,居然是欧景易,他摔的鼻青脸肿,整只手都磨出来血,我颤抖 的说「对¨对不起┅」脚一软,我跌

  坐了下去。欧景易连忙冲过来扶助我?A一边大叫「call成哥,叫他掉头,快快快!说嫂子在这!」他这一吼,旁边几打转的机车都 停下来,後面来势汹汹的机车群也都停了下来,把中正路当成停车场。一下子,几百台机车停的停,转圈的转圈「他¨他们怎麽都停了? 」欧景易扶著我坐在柏油路上「废话,一半车队是老大的,大家不停下来看大嫂不然要干嘛?」

  「老大的车子早就飙到前面不知道哪里了,喂!小雏菊,你别葛屁!你死了,老大会把我们全砍了陪葬的!」他紧张的说著,我闭上眼睛 ,只觉得好累。想到李华成就要来了,又勉强打开眼睛。安静的路上,突然又传出呼呼的车声,接下来一群人吵杂不轻的说「成哥来了! 」李华成来了!我看那台像失控的机车撞了过来,在机车还没有全部停下来的时候,车上的人跳了下来,他一手丢了安全帽,帽下是李华 成,只见他苍白著脸,像我冲过来。他的脸好白,是不是病了?我松开欧景易的手,也朝他奔了过去,只见他喊「小雏菊!」我使劲全力 冲了过去,和他扑了个满怀。他气急败坏的说「你到这来干嘛?」我努力的挤了一个笑容「我¨好想你!」这几个自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 ,话说完,我全身一软,眼前一黑,就这样扑倒在李华成的怀里。我终於¨回到了他的怀抱。

  那天,我在李华成的怀里睡著。醒来的时候,只见房里一片黑暗,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李华成坐在窗口,朝外面吐著烟。我拉开棉被,他 也回了头,弹掉手上的烟,他走过来一把抱起我坐上他的大腿「好点没?」我只是点了点头,把自己埋进他的胸膛,听著他的心跳,只有 他的心跳能让我安心,让我知道,我还活著。

  「在我心里,你最好。」我抱住他,自己送上了双唇,生涩的吻著他。他双手收紧,也低头热烈的回应著我,黑暗中,没有半响声息,就 只能就我和他的心跳声,喘息声。过了好久,他才勉强把我推开「睡吧。」说完,他起身离开了床畔。

  「不是不要,是不能。」他撇过头,故意忽略掉我挂在脸上的泪珠,望著窗外无奈的说著,我抿著嘴,不发一言,他则是头也不回的慢慢 想走出房间。我看著他的背影,突然觉得,我不能让他走,他是我的男人。我的!我伸手把胸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,把整件上衣褪下, 开口喊他「李华成,你转头!」他停下步伐,一转身,猛然倒抽一口气,生硬的问「你干嘛?」我下了床,往他的方向走去,边走边拉下 我内*的肩带「我干麻,你很清楚。」他居然往门边退,一整脸死白,好像看到了怪物,指著我,结巴了起来「你┅你的胸口┅」我的胸 口,刺著一朵艳黄的菊花,那是我到刺青店一针一针让刺青仔帮我刺上我的胸口,还记的边刺他边牢骚「成哥一定会砍死我。」

  「你背上也有,我听欧景易说的,让我看¨好不好?」说完,我伸手粗鲁的把他的上衣脱了下来,瞪著他的胸口看,一条一条的疤,像蜘 蛛被打扁一样的横挂在他胸前。那是被开山刀砍出来的。他推开我,喘气的问「你知道到底你在干嘛?去把衣服穿起来」他边说边大口的 喘气,彷佛遭受倒什麽极刑一样的痛苦。我知道他为什麽喘气,www.11144.com。我是小雏菊,可是国中三年,男女之间的事,我不是全然不懂。至少,我 就看的出来他喘气的原因。那是一种欲望,一种野性的欲望。

  「我一定会砍死他们。」他咬牙切齿的说著,看著我低吼了一声,粗暴的吻住我。手则解开了我内*的扣子。他脱掉了我的牛仔裤,把我 抱上床,吻著我的脸,由脸一路往下滑,像雨珠般滑过我全身,他怜惜的吻著我胸口的菊花「疼?」我颤抖的回应著他,不让自己呻吟出 来的回答「不疼了。」

  他覆上我,把我困在双手之间,贴著我的脸粗声的喘气,在我耳边说「小雏菊,你是我的,懂不懂?」我懂,我真的懂了。我抱著他,指 甲深深的抓住他的背,随著他在我身上找到慰寂。李华成,那一晚,深深的进入了我的生命。真正地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。

  「你去告,我保证,回来的不会是我,会是一具尸体。」我推开他的手,头也不回的往家门走去。再见了、家。我回头,深深的像门一鞠 躬。告别了,十五年的家,我要出去追寻我的幸福、我所要的幸福。我看著坐在机车上抽著烟的李华成,不禁嘴角上扬。看!我的幸福, 就在那,就是他!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,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┅」小雏菊哼著。「听过这首歌吗?」小雏菊那样问我。

  勉勉强强的把国中念完,我当然就没有升学了。李华成本来也老大不高兴,硬要逼我重考联考。每次他一把那事拿出来说,我就贼贼的一 笑,自己把衣服脱掉。他只好吞回到了口中的话。日子很快乐!真的,他很宠我,很溺我,我要的他都能给我。而我我要的并不多,只要 他陪著我。

  我从小雏菊变成了老大的女人。现在,看到我的人都叫我雏菊姊;我从来不扁人,因为没必要,我变成大姐头。我手下有一批人,其实,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麽跟著我。那群女生,年纪有的比我大,有的比我小,脾气却都个个比我辣。她们────是欧景易那群混混的女人 。李华成很不喜欢那些人跟东跟西的跟著我,说会把我教坏。我笑他,把我带坏的人是他。李华成护我护的很紧,除非他有事,不然不会 把我丢给他的手下。他总是跟在我左右,连让我一个人在家都不肯。後来,听欧景易那群人在说,才知道,原来是怕我被李华成的对头给 绑了。李华成没有弱点,现在有了。这是道上传的话。他的弱点是女人,那朵随便一折就会碎了的雏菊。那句话,我只听过一次。欧景易 他们就被李华成骂的狗血淋头。我问他什麽意思,他只说没有¨跟著李华成这一年多年多里,我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我还是那朵雏菊。 黑暗中一朵没有受到污染的雏菊。脱变的,也许只是在男女方面的情欲。有了第一次,他对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,碰也不碰。他现在几乎 是只要想,就做。有时候,回到家里,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,就会在客厅里硬要我。我并不反对,我只觉得很新鲜┅日子是这样过的,我 总以为幸福来了┅後来才知道,那

  他低笑了一声,揉揉我头发,「那是欧景易他们叫著玩的,我是大哥带大的。」意识已经模糊,我不知道他再说什麽,只想睡。挪了挪身 子,在他的胸膛找到温暖的来源,我呼了一口气,让自己被睡意吞食,不想再抗拒。

  什麽是黑暗?我现在知道,李华成的世界就是黑暗┅酒店理的灯光很黑,到处都是菸酒味。沙发上,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,身边全部站满 人,男人。只有我,和那西装男人旁边的人是女人。我不安的靠向李华成,除了他,我不认识别人。欧景易他们全部都在门口外,没有进 来。为什麽?我不懂┅

  「不是。」我可以感觉到龙哥上上下下打量的我一阵子「这麽嫩,你不怕在床上把她折断?」话说完,他身边那群男人哄堂大笑,笑的我 不知所措,笑的我想跑。我知道李华成身子僵了一下,我正想抬头看他,龙哥身边的女人开口了「龙哥,你别欺负小妹妹。妹妹,你几岁 ?」她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,我不知道要说什麽,感觉到李华成摇了摇我的手,我才呐呐的开口「十六。」

  「小雏菊,来,他们男人说话,我们去别的地方。」兰姐站起来,伸出手拉著我。我只是缩到一边,望著李华成,他眼中闪过一点不忍, 开口柔声说「你跟兰姐去,我和龙哥有事,等等找你。」我还是定在原地,我不习惯接近他以外的陌生人,尤其是这些一眼就可以把我看 穿的人。龙哥眼里露出不悦,李华成又推推我,耐心的说「我很快就过去。」我没办法,只好咬著下唇,满心委屈的跟著兰姐走往另一间 包厢。再包厢门关上的一煞那之间,我听到龙哥用不悦的口气说「那麽弱,会拖累你┅」我没有听到李华成的回答,厢门在我听到回答以 前关上。拖累?我会拖累他什麽?我不懂┅那时候我真的不懂┅

  「李华成不会。」他是我的幸福,我也是他的幸福,他没有必要跑。兰姐又一笑了,笑的语气深重「年轻真好。」我看兰姐,她看起来很 和蔼,至少和龙哥和其他男人不一样,不会用那种异类的眼神看我「为什麽,你们不喜欢我?」我鼓起勇气问著。「不是不喜欢┅」兰姐 叹了一口气「只是你太纯,太容易受人欺负。」

  「问题就出在,他花太多时间保护你了┅」兰姐蹙了眉「他现在是带头,一天到晚护著个女人,会出问题的¨」我不懂那句话的意思。什 麽带头?李华成不是一年前就休学了?学校已经不是他在带了啊!他这一年,不过都会偶尔到一些酒店,卡拉ok店走走。也很少在看他 飙车了,他到底是什麽带头?兰姐看我不解,又笑了「没关系,我喜欢你。你就跟著我,我慢慢教你。」兰姐的笑,让我不安起来。我需 要学什麽?李华成现在又是在做什麽?忽然间,有点喘不过气。我觉得,我似乎已经踏进某个漩涡,那麽深┅那麽黑┅那麽的无法回头┅

  李华成在做什麽,我终於明白了。他现在是五厘寮的扛霸子,手下一百多个,帮著龙哥管理他名下的ktv,卡拉ok,和一些酒厅┅我 也知道为什麽他那麽担心我,从他身上一直冒出来的新伤,我知道,他的生活两天三头就是动刀动枪。有时候,我会哭著替他裹伤,他还 是会扬起那副朝谑的笑容拉住我的手,小雏菊小雏菊的叫。好像他身上被砍出来的伤是假的。

  「还痛吗?」我帮他重新上了纱布,轻轻问著。发现,这几个月,我学了一样功夫,变得很会包扎。欧景易那群人偶尔也会哼哼哀哀的要 我替他们裹伤。他淡淡的摇了摇头,把我从地上拉起来,用左手搂著我的腰「你好香¨」他嗅著我的脖子,戏谑的说著。

  「只有你,才让我知道我还活著┅」他拨开我额前的头发,淡淡的说著。有一股想流泪的感觉,我又何尝不是?只有你,只有你李华成才 让我觉得我还活著,你、是我世界的重心。我送上我的唇,认真的吻上他。让他知道,我有多爱他,多需要他。他用著他冰冷没有温度的 双唇,温柔的回应著我。等到我平息的心情,我离开他的吻,直视他的眼睛,说「他们,不是很喜欢我¨」

  「兰姐,龙哥,连欧景易他们都说我太弱,会变成你的包袱┅」跟了兰姐三个多月,我渐渐知道她所谓「拖累」是什麽意思了┅他们怕, 怕李华成会感情用事;怕李华成会放不下我而不赶往前冲;也怕,也怕那天有人会用我去威胁李华成┅

  「华成,以後你做事,多想想我好不好?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┅」我闷著声音,又担心又不满的说著。他笑了,「傻瓜!」我抱著他, 感觉他的温度,只有这样,我才能确定,他还是真实的,这份幸福还活著。听著他的心跳声,我才能知道,这一切还没消失,还在我手上 。

  「欧景易,我不是温室的花,你们不要都把我当花!」我受不了他们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我,李华成看了我一眼,还是坚持原来的话「景 易,留下来陪她,彦明,走。」他低头吻了我的额头,离开了包厢。包厢里,只剩下我和欧景易,我咬著下唇,区著脚抱起头。欧景易则 是锁上了门,静静的坐在我身边。

  「老大在做什麽你又不是不知道,辣椒他们能砍人,你能吗?」他点烟「老大位子越扛越大,得罪的、眼红的越来越多,别说别人了,连 自己人都要防了。」他吐了一个烟圈,淡淡的说著,少了平常的嘻皮笑脸「道上已经有话在传,传老大有个女人,弱的像朵花,手指头一 捏就碎。你说,你要是露了脸,给人抓了。老大会怎样?」他会怎样?我不知道┅欧景易很少有时间跟我独处,也很少跟我说这些话。因 为李华成总是不准。我听了,心头闷闷的,不知道该怎麽办┅看了看手上的表,李华成已经出去快半小时了,我开始担心,我好想看他, 「欧景易,我想去找李华成。」他不满的嘘了一声「我刚刚跟你说的话,你是听不懂啊?」

  我悠悠看了他一眼「懂,就是懂我才要出去。你们都说我弱,我不是应该学?永远把我关在笼子里当金丝雀,不会有用的。我这包袱只会 越来越重,」吐了一口气「我跟了他,就学你们的生活,不是吗?」欧景易呆了一下,摇摇头「我让你出去,老大会砍死我。」我握紧手 上的玻璃杯,「你不让我出去,我叫强暴,你信不信?」「你┅」他下巴掉下来。「你想华成信我还是信你?」我撇了撇他,冷冷的说著 。「算了,去就去。应该也解决了,不过你可要跟在我身边,别走太远。」他叹气,站起身子,抽出沙发後面的开山刀。「我不是三岁。 」脱掉了李华成的外套,我迈步往厢门走去,欧景易则是跟在我身後。走出包厢,我往北区走去,每走一步,我就可以听到心跳声,酒店 不大,从三楼到二楼北区,几分钟而已,我却觉得一步比一步难走,一步比一步艰辛。走道北区的门前,我听到里面传来的哀嚎声。欧景 易皱眉,一手压住门「小雏菊,还是回去好了,里面还很乱。」我坚决的摇了摇头,打掉他的手,倏然开了门。门一开,我见到了一幕久 久忘记的画面;门一开,大厅里面二十几个人都回头看我,而我,我看到一个不认识的李华成,他满脸戾气手握铁链,脚踩在一个跪倒在 地上的人脸上,他也回头看了我。

  血从我额前缓缓的流下,一股痛楚,从脑门直传我的心口。「小雏菊,抓了她!」一个看起来不会大李华成几岁的人,喊了一声,几个人 冲了过来,我还来不及反应,欧景易伸手一抓,把我抓到身後,开山刀一挥,血在我眼前散开¨

  「护嫂子!」彦明他们冲了过来,和围住我、欧景易的人打了起来。场面v乱,我不知道谁是谁,也不知道敌或友,突然间,欧景易低 哼了一声,我看到他左臂有血涓涓的流下「欧景易!」我不顾我的伤口,按住他的手,他挥掉了我的手「站到我後面去,别动!」彦明替 他档掉了人,他急忙退倒墙边,把我拦在身後。又是一声哀嚎,我看到李华成一手抓著椅子,狠狠的往刚刚开口喊抓我的人砸了下去,又 拉起铁链,卷上他的脖子,用力一勒,那人马上青了脸「范东,叫他们停手!」他口气带著杀机,冷冷的说著。「住┅住、住手。」范东 挣扎著,双脚踢著地面,喘气德说著。两路人马停了手,范东的手下握著家伙,眼睛冒火看著我们。「谁砸她?」李华成没有松掉手上的 力道,冷眼全场一扫,看见我额头的伤口,嘴里带著愠气的问。「谁、谁、砸的?」范东挣扎著,口齿不轻的问著。一个憋三小弟,呐呐 的走出来,默认。李华成松掉手上的链子,把范东踢给海虎,拿起身边的椅子,一脸阴霾的向他走去。我看著他举起手上的铁椅,往他身 上砸下去,又一脚踢上他的脸,那人来不及闪,被李华成狠狠的踢的跌下楼梯。他转头,拉起范东的衣领「你滚,下次让我看到你,我绝 不管你以前是龙哥的乾儿子┅」他

  一推,范东浪浪呛呛的跌了出去。范?f的手下连忙拉起他,范东抹了抹脖子,突然冷笑「李华成,你不要,你女人露面了,我看你还 能包她多久。」在一群人的支扶下,范东离场了。现在一片凌乱,桌子、椅子全翻了。血,则怵目惊心的散满全场。没有人说话。我扯掉 自己的外套,把欧景易手上长长的伤口包了起来,他则像回了魂一样,慢慢的走道李华成前面,忍著痛开了口「大哥,是我不┅」

  「是我,是我要欧景易带我来的,你不要怪他。」我站在原地,开了口。我知道,李华成现在一定很愤怒,他生气的时候,通常不会说话 的。李华成默默看了欧景易一眼,要他坐下,然後走道我眼前,双眼冒著火┅「啪」一声,他狠狠甩了我一巴掌。「大哥!」欧景易又惊 又惭愧的站了起来,其他的兄弟也都惊讶的看著李华成,却不敢开口。「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?」他大吼,我则是睁著眼睛,脸上的火辣 让我不知道该说什麽,脑里一片空白,只觉得心好痛「你知不知道,欧景易可能会因为那一刀躺在医院?你为什麽不听话?为什麽?为什 麽?为、什、麽?」他愤怒的狂哮著,连续问了四次为什麽,最後那句根本是用吼的。「大哥!嫂子身上有伤!你下手轻一点!」海虎一 个剑步拦在我身前,拉住李华成紧捏住我肩膀的手,劝著。李华成眼中闪过歉意,放了我,少了他的手,我全身一软,头上、脸上、心上 的痛,让我不支倒地,我跪坐在地上,眼泪掉了下来。李华成低喊一声,连忙伸手拉住我,我甩开他的手「对、对、不起┅」然後我浪呛 的站起身子,咬著牙,冲出了门口。明彦一手想拦住我,被我闪开了,我狂奔,奔下楼梯,奔出酒店门口┅

  「我没有闹,只是不想拖累他。」我到兰姐家来已经快一个月了,那天我带著伤,颠簸的冲出酒店门口,差点被计程车撞上,幸好兰姐刚 好路过,把我带了回去。我就住了下来,我怕,我怕再看到李华成那张愤怒的脸,怕他又挥手打我┅

  「就说你纯!华成才二十,就爬到今天这各位子,当然有人不服他了。像范东那扶不起的丫斗就是一个例子,要不是看在他是龙哥的乾儿 子,我也想给他几巴掌。」她喝了一口水「所以我说你要变强,不能靠李华成还是欧景易那些人护你,谁知道,那天一个造反,把你绑去 了也说不定。」

  「丫易那小子是不会,别人呢?┅」突然,兰姐不说话,我正想开口问她怎麽了,她比了比嘴唇要我襟声,然後站起来轻轻的走到门口。 看著她的样子,我闭上的嘴,仔细看著门口,没有看到人,却听到声音,男人的声音、很多男人的声音┅

  「我忘了这里是宋贵的地盘,要死!」她扣上外套扣子「小雏菊,没砍过人吧?」我摇了摇头,看著兰姐,她突然无奈的一笑「我以前也 没有,跟了龙哥就学会了¨因为我不想做包袱。」包袱?兰姐以前也是包袱?我看著她纤嫩的手,和几丝皱纹的眼角┅她的脸突然有一点 沧桑¨

  「为f你的男人,拼命吧。」说完,她打开门冲了出去,果然门外已经有人了,兰姐骂了一声,劈头狠狠的就是一刀,尖叫声,一人倒下 ¨我们拼命的往门口跑,突然一人拦的出来,抓住我的衣领,我开口叫,只听到兰姐喊了一声「为了李华成!」她也被一个人拎住。为了 李华成、为了李华成!我闭著眼睛,回头举起手上的利器。刀落┅血,沾满了我的手┅抓住我的人,叫了一声,放开手。他大概没想到, 小雏菊¨也沾血。我冲到兰姐身边,推开她,抓住兰姐的人拿著打破的酒瓶砸了下来,我只觉得背上一阵刺痛,差点昏过去。兰姐扯开了 那个人,拉起我没命的跑。我的意识早就模糊了,支持我奔跑的是那句在我耳边环绕的「为了李华成┅」「为、了、李、华、成┅」

  兰姐逃开了。我并没有┅我昏了过去,发生什麽事,我全忘了┅我记得,醒来的时候,我身上不是我的衣服,是欧景易的┅欧景易的衣服 下,我是赤裸的。他抱著我,眼睛带著泪¨一声又一声的跟我说对不起。我只觉得下腹剧痛,背也抽痛著。「小雏菊,对不起,我来迟了 ┅」他哭了,欧景易跪倒在我身边,抱著头大哭。他身上也是伤痕累累。「欧景易,李华成呢?」我勉强坐起来,拉紧身上的衣服,无力 的说著。「成哥带另一批人去找你┅」他们分成三批人,整个高雄的找。「欧景易,带、带我回去,不要¨不要跟成哥说¨」话到此,我 泪掉了下来,站了起来,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外,门外站的是欧景易的手下。他们全部一脸愤怒、又不敢说话┅「我是不是你们嫂子?」 我看了他们一眼,淡淡的说著。他们全部点头,一下又一下坚决、肯定┅「好,今天的事,除了我们,没有别人知道。」我不想再┅拖累 李华成了┅「嫂子¨」他们开口,敢怒不敢言。「答应我¨」他们含著泪,点点头。谁说,黑暗里没有光芒?这些人的义气,就是光芒¨ 「欧景易,带我回去吧,我好累了┅」话说完,我身子倒了下去,再一次意识模糊。

  「不用找了,叫小四那边人过来,我去看看。」我站起身子,甩了甩卷烫的长发,拉了拉上衣的细肩带,拉直了黑色的皮裤,带著小辣椒 ,往楼下走¨耳上的银环、十二个耳洞,清脆的响著┅脚上的细跟凉鞋,踏著楼梯,传出一阵阵清亮的脚步声┅那一年,我十八岁,是李 华成的女人┅他的女人。不再是包袱¨不再是用手一折即断了柔弱雏菊┅

  「你抽烟,也是那个时候的事吗?」我看著烟灰缸里躺著十来只的烟蒂,小雏菊的烟量很大,抽的也很快。她摇了摇头「不是┅他从来不 让我抽。」她看了一眼烟,眼神里流露出伤心。「他自己不是也抽,怎麽不让你抽?」储存,打开新的档案。「男人都这样,他们做的事 ,不一定让你做┅」猛然,她吸了一口烟,然後吐出了个烟圈「他们抽烟,会不让你抽,」她再度吸烟「他们能出轨,却不让你出轨┅」 她的话,很远,让人感觉不出存在¨。「出轨?」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有点讶异的看著小雏菊,他们俩总是那麽近,那麽需要对方,仰 赖著对方的气息而活┅怎麽会出轨┅?我看著她想从她无神的双眼里找出答案,但是┅除了空洞,我看不到其他┅

  「今天比较早回来?」我脱掉围巾,背对著他,找起我的衣服。他走到我身边,手摸上了我的背,我转头对上了他明亮的眼睛「不用摸, 丑死了。」我背上有疤,一条一条的疤,我也忘了,到底是什麽时候留下来的。回头,套上他挂在椅子上的衬衫。他双手把我一围,把头 埋在我颈间,淡淡的说「还疼吗?」有一煞那,我眼泪差点掉下来,不过,我还是缓缓的回头,笑著看他「还不都是为了你。」他眼神黯 然,看著我。摸著我的卷发,又问「还是不懂,为什麽烫头发?」我没有说话,我自己也是不懂,为什麽烫了头发。「别问了,我还是你 的雏菊,诺~这玩意儿永远洗不掉的。」我拉开衬衫,藉著灯光,可以看到我左胸上那朵艳黄的雏菊┅我十四岁那年刺上去的菊儿。他看 著那朵菊花,眼中闪过一个不易察觉的痛苦,吻上了我。那一吻,很淡,和以往都不同┅那一吻,有点变质┅像一个没有了爱的吻,只有 欲望的吻┅

  我们变的常吵架,他也不在像以前那样,寸步不离的跟著我。我自嘲,那是因为我长大了,不用他保护了┅今天,也跟以往一样,他摔了 杯子,拿起外套,踏出家门。我没有说什麽,只是静静地看他离开。不是第一次了,也不会是最後一次,关了灯┅我上了床。再一次躺在 这张只有我的床上。我知道他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┅他去哪,我不想知道,也不敢知道。流言,早已满天飞,我并不是没有听过,我只是 不想求证,我只是很累罢了┅只想好好睡一觉。闭上眼那一瞬间,脑中想起了四年前,我也是在这张床上把自己给了他。记得那年,我在 巷子里发现他,被打的根猪头一样;记得那年他带著嘲谑的笑,把脖子上的项链给了我。记得那年,我在飙车场找到他;也记得那一年, 我离了家和他私奔,寻找我的幸福┅寻找我要的幸福¨没有温度的房间,月光从窗前洒了进来,晶莹剔透的泪从我眼角流下。

  只有你¨让我有活著的感觉┅我闭著眼睛,脑中浮起李华成的话。是吗?我问,却没有答案。「雏菊姐┅外面两个疯丫头吵著要见你,赶 都赶不走¨」辣椒探了探头,半掩著门,小声的问我。「谁?」我懒懒得眨了眨眼睫毛,淡淡的问著。「她们┅她们说是,说是┅」小辣 椒结巴著,不敢说。

  「她们说是┅其中一个¨女生说是成哥的┅的┅女朋友┅」小辣椒用很小的声音,抖著说。我睁开眼睛,看了看她。嘴角扬上了残酷的笑 容。好啊,我这正牌夫人没去兴师问罪,她倒找上门了?难不成,她要来控诉我第三者?我笑了,冷冷的笑著。站了起来,我转身,看著 镜子里的人。红卷的头发,银色的小可爱,红色的皮裤,上翘的眼睫毛,红鲜的双唇。

  「让她们进来。」我想看看,想看看是什麽,能迷住李华成¨??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¨再门开那一刹那,我转过身,脑海里已经出 现最残酷,最不堪入耳的话¨带著笑,我转过身¨在看见进门的人儿时,我的笑┅狠狠的、冷冷的、僵在我脸上¨

  那一瞬间,我以为,我看到了自己┅五年前的自己┅进来的两位女孩,我不用问,就能知道哪一位是主角┅她留著短短的头发,不施胭粉 ,有著天然的清纯,清秀┅瘦小的身子,睁著大大的眼睛,没有畏惧的看著我┅我握紧拳头,在心里狂喊,那不是我吗?那、不、是、我 、吗?那不是五年前那朵柔弱,清纯,不受污染的小雏菊?我努力压制胸口剧烈的起伏,扯了一个笑「名字?」

  「成哥,这一年都来找我,只要是你和他吵架,那天晚他就是在我家。」她笑了。我也笑了。不一样,她和我不一样,也许是年代变了。 以前的我,不会这麽咄咄逼人,这麽嚣张┅「你怎麽知道他跟我吵架?」我淡淡的问著。

  「因为他脸色都很不好。」一旁的小辣椒开口了「你好不要脸,你当你是谁?你不过是成哥的玩具,她碰不到嫂子时拿你发的玩具!」 辣椒很冲,我知道,她是想替我出头。看著莫莉的脸变了色,我挥了挥手,要辣椒住嘴「你爱他?」

  「你来找我做什麽?我没有阻挡过你们,为什麽来找我?」看著莫莉倔强的脸,我似乎明白了「还是¨你对大嫂这个位子有兴趣?」她不 说话,不说话。代表默认了┅「你觉得大哥的女人名声很响?很亮?很威风?」我一字一字带著痛问著。我把上衣扯掉,然後平淡的说「 你看我,胸前三刀,是替李华成挡的」我指指左手的疤「那是被烟蒂烫的。」我拨开流海「这个,是被玻璃瓶砸出来的。」她瞪大眼睛, 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身上数不清的疤,也许,她以为,我该是像皇后般的雍容,华贵┅「惊讶吧?」穿上衣服,我坐了下来「痛的不是这些 疤,是这里」我指了指心「你知道我跟李华成几年吗?五年,不多不少,五年!这五年,我被追杀过,我堕胎过至少三次,还有┅」我叹 了一口气「我还被强暴过┅」没有人说话,连辣椒都瞪大眼看著我。「你如果觉得这个位子很吸引人,我让给奶吧,我真的累了┅累了。 」我闭上眼睛,挥了挥手,不想再说话「你走吧,李华成不在高雄,他回来,我会叫他去找你的┅」她似乎还想说什麽,却在小辣椒的催 赶下走出厢房。门关上了,我的泪,也掉下来┅滑过脸庞,滑落下巴,顺著胸口慢慢的滑下,像把利刃狠狠的割开我的心┅

  我呆坐在厢房里。看著空空荡荡的房间。这里、和家里有什麽不同?门开了,一个修长的人影走了进来,我睁眼看著,认出来是欧景易┅ 「我听辣椒说了。」他手上的烟蒂露出红色的火光┅「还好吧?」他走到我身边,问著。

  今晚,飙车人数很多。一大半,是要来看欧景易的,令一半是想来看看成哥的女人,小雏菊飙车。我跨坐在机车上,带著安全帽,欧景易 则不满的抓住车头,在狂风中喊著「我载你!成哥人在台中,我不能让你出事。」我撇开他的手,催紧油门,煞车一放,让机车像僵的 野马,飞奔而去┅风很大,刺骨的在我身边飞哮而过。我不觉得痛,因为心更痛┅那年,我是在这条路上扑进李华成的怀抱┅那年,他是 那样仓皇的抛下机车¨那样叫著我的名字。泪像断线的珍珠,在夜里,洒满空气,洒满我的脸┅视线模糊了,我只觉得心好冷,好冷┅我 拉住颈上的项链,项链勒得我喘不过气,往事一幕幕,我只想解脱┅想解脱。迎面而来的车子发出巨大的喇叭声,刺眼的车灯让我争不开 眼,我却什麽也听不到,看不到,脑海里,浮出李华成当年戏谑的笑,和那句「小雏菊,你是我的,懂不懂?」我懂┅可是你呢?李华成 ,你怎麽不要我了┅为什麽?为什麽不要我了?手一放,车身飞了出去,我也像散了的菊花瓣散成片片。泪、血洒在中正路上┅

  「不想见,告诉他我睡了┅」我闭上眼,不想见到那张让我朝思暮想,却又隐隐作痛的颜容。欧景易没有说话,他悄悄的和上门,隔著半 开的门缝,我听到李华成喘气的声音「人呢?小雏菊呢?」欧景易一手拦住他,脸上带著不屑,「睡了,你不用进去了。」李华成不顾欧 景易的阻拦,一个跨步想要打开门,欧景易猛然一拳,狠狠的打上他的下巴「你这混帐!你怎麽能那样对小雏菊?」他说完,又是一拳。 我没有听见欧景易的哀嚎声,我想,李华成没有回手。他蹙著眉,抹掉嘴角的血迹,「让我进去看她。」「你不配!当初好好把她抓进来 ,现在又弃乱始终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」欧景易大吼著。我听到李华成又闷哼一声,心里一紧,坐起身子,虚弱的喊「欧景易,不要打 了┅不要再打他了。」疼,一定很疼。门开了,李华成带著焦虑走近我身边,我睁眼看著他红肿的嘴角┅心里,苦、酸、爱、恨全混在一 起,不知道,哪一种胜过哪一种┅爱情,真的那麽难、那麽苦吗?┅为什麽,让我们都伤痕累累┅

  一个礼拜後,我出了院。李华成开著车,回到了我们的「家」。我坐在沙发上,头上还带著绷带,冷眼的看著他替我到杯热水。「我见过 那女孩┅」问题,总是要解决的¨李华成身子僵了一下,回头,愧疚和痛楚写在他眼里。「你爱她吗?如果喜欢,把她带回来吧┅总是清 清白白的女孩子。」我闭上眼,不想看他的双眼,怕一看,眼泪又会掉下来¨他沉默了一会「为什麽这麽淡?你不气?」他走到我跟前, 站著由上往下看著我。淡?我还能怎样┅一哭二闹三上吊?「我不想作你的包袱,你喜欢的,就去吧。」「为什麽?为什麽你变的这麽淡 ?」他丢了手上的玻璃杯,跪了下来,怒吼著。为什麽?为什麽?问的好!我是为什麽啊?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愤,我疯狂的站了起来, 拉著头发,尖声的嘶叫著「为什麽?我是为了什麽?我是为了什麽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?我为什麽染起头发,我为什麽耳上穿了十几个洞 ?我又为什麽把自己穿的这幅德性?」我泪流满面,痛苦的喊著「我是为了你啊!李华成,你懂不懂?为、了、你!你!因为我爱你┅好 爱你,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啊┅不想让你一个人扛┅不想牵累你┅」身子软了下去,我跪坐在地上,哭著,把这几年的泪,惧怕,不满全部 回给他。李华成跪在我跟前,一脸

  空洞,过了好久,他突然大吼一声,?垠囿漱@拳捶上墙壁「我一点都不爱她,我只是想你┅小雏菊,我看到她,想到当年的你┅」猛然 间,我看到他流下眼泪「我┅好想┅当年的你啊┅」他颓废的抱住头,痛苦的流下眼泪¨「是我害了你┅我却┅不敢面对┅只好逃,越逃 越窝囊┅」他捶著地面,像头发狂的野兽,不停的喊叫著。我流著泪,看著李华成的无助┅他也有哭的时候┅我┅又何尝┅不想念┅当初 那┅朵圣洁不染的┅雏菊?反手抱住他,他的泪滴湿了我的衣角,我的泪落在他胸前┅我知道,我们一起流过血,我们的血交缠著,分不 开。现在才知道,原来除了血,我们的泪┅也是在一起的¨也是那麽无奈的交织在一起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我想┅他和我,今晚,都 体会了这句用血、泪刻出来的话,无奈,人已在江湖,身已不由己┅

  「小雏菊,走!走!欧景易,带她走!」李华成回手一刀,替我挡下来那致命的一击,他把我推开,推到欧景易的怀里,喊著。「不要、 李华成,你不能丢下我┅」我挣扎著,欧景易扛起我,带著血,奔出门外「欧景易,放我下来!华成在里面,里面啊!」我发狂的踢著, 喊著,却也能只眼睁睁的看著人群,刀影把李华成包围起来。「李、华、成!」凄厉的声音,由我口里传出,李华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 身子到下,血狂喷了出来。

  「兄弟,上啊!」海虎抽出西瓜刀,眼红地往里面冲,我推开欧景易的身子,拉住小胖「你护他!」抢过他手上的开山刀,我也奔回里面 。李华成!你不准死┅听到没?不、准、死┅你是我的命。记得吗?我的命┅我劈开挡路的人,在血海中搜寻著李华成的影子┅眼泪掉了 下来,我找到一身是血的李华成卧倒在血泊中┅我扑了上去,抱起他,大吼「你不准死,不、准!听到没?你答应要扛我一辈子的,你亲 口答应的¨」我撼起他,海虎冲过来护住我们,「嫂子,快带大哥走!」我撼起满身是伤的李华成,咬著牙,一步一步踏出这人间地狱「 李华成,听见没?┅你不准死┅」我的声音克制不住的抖了起来,眼泪疯狂的掉下来。「小┅小、雏菊┅对、对不起┅我一直¨很爱你┅ 很爱┅很爱┅你┅」他气弱由丝的开口。语气还是那麽柔┅柔的我肝肠寸断。「李华成┅你还欠我一条命!记得吗?六年前,你自己说欠 我一条命┅你的命是我的,你不准死!不准、不准、不准!」我伤心欲绝得大喊,希望能喊回他的神智┅喊回他的生命。一个浪呛,我跌 倒在地上,我痛苦的抱住李华成,他睁开眼睛,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「这条命┅我下辈子┅还你┅」他的手画过我的脸,那麽淡┅那 麽轻,我疯狂的吻著他,却感觉不

  落花般的雨滴,飘零┅菊花的花辨儿┅随风,我静静得站著。让雨,碎花,淋湿了我全身。一件大衣盖上我,我抬起捶下的眼睫毛,空洞 的看著身边的人。「小雏菊,雨越来越大了,走吧。」欧景易撑著伞,替我挡掉雨,怜惜的说著。「我想┅再陪他会┅」我看著墓碑,眼 泪早已哭乾,早已落尽。「小雏菊,你这样,大哥会不安心的。」欧景易突然抱住我,我没有反应的让他拥入怀¨「在大哥面前,我问心 无愧┅小雏菊,大哥已经走了┅你为将来的日子好好打算。」我抬头,看见欧景易的眼里有著一丝温柔,煞那间,我恍惚的以为,那是李 华成的双眼¨「小雏菊,跟我吧┅我替大哥照顾你。」他把我抱的紧紧的,坚决的说著「你知道,为什麽我从不叫你嫂子?因为┅我一直 很喜欢你,一直很喜欢┅我不想承认你就是我大嫂┅」我推开他,摇了摇头「谢谢你,我不能。」「可是┅你有身孕,一个人怎麽去照顾 小孩?」他不再抱我,只是更靠近我,让伞能挡掉雨滴。「欧景易┅你知道为什麽我踏进这混水?」我摸了摸小腹,淡淡的说「因为李华 成┅因为他,我才逃家、休学,让自己堕落¨现在,他人走了┅我┅对这一切,也没什麽好留恋了┅」我吸了一口气「六年了,我真的累 了。景易┅我想回家了┅」「回去

  ?可是┅你┅」「景易,认识你很好?a不管任何一个人,我不後悔认识你们。只是现在,我真的想回家了,真的很想回去了¨」累了, 真的┅好累了┅「以後,就不要再见面了吧¨如果你把我当朋友,就答应我好吗?孩子,我会自己照顾的┅」欧景易眼中闪过痛苦的眼神 ,他抓起我的手「我不去找你,其他人呢?你走不掉的┅走不掉的┅你要有人保护你,就像大哥以前那样护你┅」他狂摇著头,急急的说 著。「我会离开台湾┅等时间过了再回来┅」「小┅雏┅」他欲言又止。「欧景易,如果你爱我,成全我吧┅」我抬起头,恳求他。「我 ¨我┅我答应你,不再去找你┅」他咬著牙,痛苦的说著。对不起,欧景易,原谅我的自私┅只是少了李华成,我真的再也不会对这一切 留恋┅少了他,谁能陪我走下去?┅谁┅?「我送你回去┅」「不用了,当初我自己怎麽出来,我就怎麽回去┅」我悠悠的望了李华成的 墓碑,摘下一朵菊花,放在欧景易手里「谢谢你六年的照顾¨我不会忘记┅」我转身「欧景易┅你自己小心┅不要¨变的跟李华成一样¨ 有机会就抽身吧!」我一步一步的离开他,决定离开这六年的恩恩怨怨,离开这六年的爱恨情仇┅离开这风风雨雨。欧景易捏紧那朵菊花 ,目送著我的身影离开,眼里有泪,喃喃的说「抽身?┅有机会吗┅有机? 吗?」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我抽身

  当初是这样一个背包离开家的。我撼上同样的背包,关掉了李华成家里的电灯。关上门,我把钥匙留在信箱¨再见了,我的家┅我寻找幸 福的家┅我知道,我不会孤独¨在我身体里,有另一个生命陪著我┅陪我走过春夏秋冬;那张颜容也会陪我走过月月年年┅打开久别六年 的家门时,我见父亲白了的头发一脸错愕┅和母亲满脸忧愁。「爸、妈,我回来了!」我放下背包,跪了下来。「回来就好┅回来就好┅ 」父亲老泪纵横,当年的愤怒早已化为悲痛。我抱住他们,流下眼泪┅幸福┅我找过┅我以为┅那年,那样,就是幸福┅流不尽、散不开 ┅菊花的泪,在春去冬来,徘徊┅流连┅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香港马会内部资料王中王|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 现场开码| 24457.com| 黄大仙| 本港台开奖直播| 赛马会彩图信封| 香港惠泽社群| 811180.com| www.www-03356.com| 摇钱树心水高手主论坛| www.4887118.com|